被鬼打成瞭傻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国产美女二黄站级视频在线站长推荐_国产美女牲交视频_国产美女主播免费福利视频

故事發生在離我傢約十裡遠的大山界上。

  七十年代,文革剛結束。農村以糧為綱,主要是“農業學大寨”。當時,生產技術落後,水稻用的是常規品種,產量很低,不懂使用化肥,對化肥還有一種排斥思想,經濟實力很有限。生產隊要提高糧食單產不是件容易事。大傢都知道,田地裡沒有肥料是長不出莊稼的。大傢思想好,勞動積極,建設社會主義勁頭高。

  冬春兩季沒有多的事情做,隊裡利用農閑大力展開積肥工作。冬天,鏟草皮漚制土肥,燒樹枝爛葉做火土肥,清理豬角牛欄,把傢肥堆到田邊地角。春雷一響,犁耙就耕得不停。

  眼看就要開始插秧瞭,肥料還是遠遠不夠,群眾不急領導急。隊裡開瞭幾天社員會,專題討論積肥問題。大傢都是黔馿技窮,幾天都拿不出可行方案。

  隊長於某,才三十來歲的男人,身強力壯,頭腦轉動快,敢想敢做,提出一個很好的方案,大傢驚恐萬狀,人人容顏變色。他說:“我們這裡有很多無主老墳(沒有碑記的墳墓),我們不挖墳,將兩側用鋼釬鉆個洞,再用長把鐵勺舀出裡面的腐爛殘渣,預算一個墳墓出二十斤肥料,不要兩百座墳,肥料問題就解決瞭。男人就負責挖墳,女人就負責運送”。

  大傢你一言,我一語的,個個反對。挖人傢的祖墳是缺德欺人的事,這種事誰願意做呢?可是,除瞭這個辦法,確實想不出其他好辦法瞭,時間不等人,農時不能誤,最後還是施行這個荒唐的方案。

  開始幾天,有幾個男人違心地挖瞭幾座土堆快要平的墳墓,覺得自己太殘忍瞭,欺生不欺死啊。自己沒有什麼本事,還欺負睡在地下幾百年的先人,這還是人嗎?有的裝病,有的有事請假,挖墳就沒有男人去瞭。隊長心裡急如飛火,這挖墳的事就歸他一人瞭。婦女用背簍背,有的人聞到臭味就吐,有的婦女,將屍體殘渣倒進水田,看見水面散開的油花也吐,飯吃不下,覺睡不踏實,一直挖到插秧才停下來。當年糧食確實有明顯增產。

  這件事從開始決定,一直有人議論,認為於某道德淪喪。傳來不確定消息,有人要整死於某,報挖祖墳之恥。事後,於某自己仔細想過,覺得確實缺德,心裡開始害怕,夜裡睡覺經常見到很多鬼魂前來討還公道,以前那種風風火火的氣勢有所收斂。

  第二年三月,很多稻田都裝瞭水,就是山坡上的田、望崗田、遠田還在緊鑼密鼓的翻耕。大概是初十邊間,隊上五個男人和隊長一起到離駐地兩裡外的山中耕板田,太陽快要落山瞭,很快就要天黑瞭,大傢收工,趕著牛回傢。開始有月亮光,到樹林裡能看見路。走到半路時,於某要方便,叫其他人先走。

  累瞭一天,隊上人都吃過瞭晚飯,有的已經洗好瞭澡,坐在屋簷下聊天。這個隊自然村落集中,人戶間隔較遠,都住在山腰間,叫一聲能清楚聽見,走就不是很方便,住在一起的也就十來戶人傢。

  夜已經深瞭,於某老婆急匆匆走到一起耕田鄉親傢,帶著幾分恐懼驚慌問道:“你們回來這麼久瞭,怎麼沒有見他回傢啊”?

  一群人湊一起,也很吃驚。說道:“我們回到半路,他說要方便一下,我們上前回來瞭,他怎麼還沒有回來呢?我們叫一幫人去找找”。很快,叫來十幾個身強力壯的男人,點著火把從山路回找。

  剛到於某方便的地方,遠遠就看見於某在和人打架,大傢離他不遠,他才倒在地上打滾。大傢一齊沖上去,扶起於某,隻見他衣服都撕爛完瞭,身上到處是傷,有的地方紅腫,有的地方在流血,人早已精疲力竭。

  大傢問他是怎麼一回事,他說:“鬼啊,很多鬼。他們要我的命,說我把他們搞得傢破人散,浪淘水洗的,非要弄死我不可。幸虧有幾個男鬼和女鬼幫著我,不然我早就被推下懸崖瞭”。大傢沒有多說,背上他往回走。

  回到傢裡,幾個老沉的男人幫他沖洗,親眼見他體無完膚,沖洗完畢,給他換上幹凈衣服,飯也沒有吃,抬到床上讓他休息,看他的樣子奄奄一息,老婆兒女哭成一團。幾個男人主動留下照看於某。

  後來,我問這裡的人,都說是真實事情。

  於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瞭三天才清醒,傢人把他扶起來,坐到屋裡,已經是風吹就倒、枯廋如柴、眼窩深陷。雖然能低聲說話,神經好像出來問題,盡說一些顛三倒四,誰都聽不懂的話。農活沒有辦法做瞭,人也是癡癡呆呆的,動起來還不如小孩,還有點瘋癲。隊上給他照顧,記一半工分讓他好好休養。一年過去瞭,行動開始自如,就是瘋癲,沒有辦法勞動生產。這件事傳得很快,方圓百裡都知道,都在議論傳播。

  第二年冬天,我記得那天比較冷,月亮特別亮,大概在開始降霜,多數人都睡覺瞭。外面突然大吵大喊起來,“有賊啊,有賊啊,快來抓賊啊”。我沒有穿外衣褲,起來站在屋頭,看著聲音躁動的地方。河灘(我傢就住在大溪邊)上四面八方湧來很多青年男人,將一個賊人圍在中間。這個賊確實很笨,不往人戶多的地方跑,也不往上山跑,偏偏要往河灘上跑。這河灘上沒有任何可以隱蔽的物體,四面合圍,看你往哪裡跑。賊沒有路可以逃走,急中生智,見深潭有幾塊露出很大的石頭,他跳進水裡,藏在石頭空隙裡,水已經淹到瞭他的大腿,追來的人群在石頭縫隙找到他,一個壯漢一把揪住他的兩個肩膀,使勁往水裡壓,按瞭三次,衣服褲子全都濕盡瞭,冷得渾身哆嗦。

  眾人見是於某,抬頭不見低頭見,沒有打他,也沒有多罵他,就放他走瞭。抓賊的人回來,我們問賊是誰?知道是於某。有的人說,“應該放他一馬,他是被鬼打成傻子瞭”。

  到瞭八十年代,農村已經改革開放,搞責任制土地承包,慢慢有瞭很大變化,於某開始勞動生產瞭。

  我到處搜集民間故事,覺得這個故事的出處離我們近,很真實,想搜集完整故事情節,問那裡的人。“當年,於某被鬼打成瞭傻子,這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”?

  那裡的人說:“當然是假的啦,於某挖瞭上百座墳墓,有幾個墓主的遠代後人,放話要圖謀他,他心裡有愧,自己害怕哪天夜裡冷不防被別人砍死,就自導自演瞭這一幕”。

  我心裡的疑團終於解瞭,原來鬼話都是編出來的,某些人,為瞭到達某種目的,就編出需要掩飾自己的鬼話。